股票代碼
2013.HK

對話 | 孫濤勇:微盟四年,活在中國經濟的毛細血管里

2017-7-6

文 | 闌夕

當京東市值逼近百度,「BAT」格局不再的聲音再度甚囂塵上,這似乎成了間歇性的輿論慣例。

與此同時,無論百度多么掙扎抗拒,它依然難以否認自己的商業模式正在受到肢解的事實,而微盟的創始人孫濤勇在2012年決定離開百度獨立創業的時候,未必不是想要擺脫「當局者迷」的陷阱。

「當時很明顯的感覺到,線下生活服務的企業,很難去從百度獲取流量,這個路徑很不自然。」而微信公眾平臺的推出,則讓包括孫濤勇在內的很多人,看到了集成信息和服務的全新入口。

那個時期,舊的大陸分崩離析,新的海洋一望無際。

除了孫濤勇的微盟之外,王珂的微店(前口袋購物)、白鴉的有贊(前口袋通)都是同期選手,而它們最終也分別開拓了不同的航線,孫濤勇記得當時還有幫助企業代建App的短暫風潮,「后來果不其然的都死掉了。」

而騰訊自然樂見第三方服務商幫助微信完善它的的生態系統,所謂「連接一切」的戰略,其實就是堅定平臺角色的扮演。

△ 孫濤勇生于1987,今年剛滿30歲

在創辦和經營微盟的過程中,作為微信生態的一環,孫濤勇認為移動互聯網為這個產業注入了大量的流動資源,在存量方面,首先是電商規則的局部瓦解,很多商家不得不重視微信的自有流量,而社交電商的落地也造就了廣義上的微商崛起;在增量方面,線下門店終于能夠利用智能手機的定位能力,去主動的營銷和服務顧客,這使那些「掌柜」有著新的動力去做出成本投入。

因為市場倒逼需求,所以就有了包括微盟在內的解決方案提供商,無論是要在微信里新建一家店鋪,還是做到店會員管理系統,是要開發微信的服務號,還是做一個小程序,我們都有標準化的產品,去銜接各個場景。

有趣的是,盡管「站隊」的是在騰訊這邊,但是孫濤勇卻相當贊同由馬云提出的「新零售」的概念,因為數字科技終將抹消線上和線下的界限——就像現在已經沒有在線和離線的分別——「也就是全渠道的升級換代。」

在孫濤勇看來,騰訊——或者說是微信——的最大成功,在于它能夠重塑用戶的行為習慣,比如手機掃碼這件事情,幾乎就是以其一己之力推動完成,如同一場大型的巴甫洛夫實驗。

溝壑已填,異路同歸。

微盟早期也曾將工作重點放在幫助用戶興建網店這件事情上,「這是因為淘寶和天貓的頁面在微信里打不開,所以大家都在想著如何去瓜分這個禁區里的流量。

不過,在將微信視作流量管道之后,這個平臺的重要性反而有所下降,因為它的內在流量無論如何都比不上專業電商那么精準,而很多嘗試著在公眾號和朋友圈里賣貨的個人賣家,也因為經營水平良莠不齊,而表現出了巨大的差異。

而讓孫濤勇眼前一亮的是,那些看似普通的線下商戶,因為有著門店里天然存在的顧客流量,在使用微信作為轉化工具之后,「都是一個月兩三萬的粉絲,而且不斷的漲,都不需要任何特殊的技巧,就是放置二維碼,給折扣,給優惠,人就不停的進來。」

同時,這也涉及到成本因素,普通人受到鼓動,一時興起的去做做微商,很容易因為個人能力的不足退下陣來,也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價,但是已經有著實體生意的商家不同,他的體量再小,也在租金、商品方面投進去了難以收回的真金白銀,并驅使著他勤于提升業績。

所以微盟逐漸在這個方向找到準心,整個零售業態,每個行業都高度獨特,餐飲、酒店、美業、商超甚至KTV,無不具有城墻高聳的特點,需要外科手術級別的理解和服務。

「這里面也有通的,是什么呢,會員能力,你開任何店,都是要做會員體系的,光是圍繞會員能力的券,我們都提供了十幾種,什么代金券、滿減券,但是遠遠不夠,覆蓋不了所有細分場景,所以我們也基于自己的長處,做了PaaS平臺,去讓更多的技術能力,能夠共享進來。」

比如微盟就和很多收銀以及POS機的廠商對接合作,通過軟件端的整合,對外輸出相對一致和無縫的服務體驗,然后不斷向上打通數據,形成一個共榮的第三方事業群,「在顧客那一頭仍然是流暢的,他感覺到很方便,不管是掃碼排隊還是會員買單,都是一鍵完成,而在后端則是多個企業一起幫助商家提供這種體驗。

而小程序的推出,則讓孫濤勇看到了另一種未來的可能性。

盡管微信公眾平臺曾經主動劃分訂閱號和服務號的差別,但是這款產品的媒體屬性依然過于強盛,用戶很難通過嚴謹的理性判斷,去一一錨定每個公眾號的用途。

很多企業也都面臨過公眾號「但凡推送,必定掉粉」的規律,因為用戶的來源不可控制,關注的理由也千差萬別——比如有的時候只是為了臨時獲得一個折扣代碼——于是推送內容的行為反而冒犯了不被打擾的預期,索性趕緊取關。

所以小程序的「破而后立」,委實屬于又一場重建認知的浩大工程,這原本就是微信所擅長的。

只不過,相比公眾號的摧枯拉朽,小程序的發展始終有些慢熱,這讓那些懷有紅利心態的期許落空,也使微信在強化小程序的意圖上變得出乎意料的明顯,比如讓孫濤勇也感到有些意外的「每天深夜搞事情」,就表現出微信團隊的急切。

從今年4月開始,微信公眾平臺的官方帳號開始高密度的推送有關小程序新增能力的通知內容——它們多在深夜發布,頗有突然襲擊的意味——這也使得微信的「克制」美譽有些含義上的變化:或許,「克制」并非微信的成功原因,而是微信成功之后的結果。

不過微信的一反常態,卻對包括孫濤勇在內的第三方開發商起到了安撫作用,因為這意味著微信并不永遠都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在它全力創造未來的時候,也不吝于表現出「All In」的勢態。

所以孫濤勇和他的微盟向外釋放出「長期看好小程序」的信號,這不僅體現在其團隊逐個城市的辦會普及微盟的小程序配套產品「微盟智店」上,也在于他個人對于微信生態的信任。

△ 「微盟智店」希望全面升級商家的數字能力

我經常把騰訊理解為互聯網的7-11,它最終不會有自己的工廠、配送和門店,而是數以萬計的加盟商幫助它黏合整個消費服務體系,最后它的利潤會比全家跟羅森加起來都高。騰訊也是這樣,它不可能去向一個二線城市的火鍋店去做精細溝通的,它做好產品,剩下的交給使用產品的各個角色就可以了。」

迄今為止,小程序依然沒有一個中心化的分發渠道——也就是沒有正式的小程序商店——這或許和騰訊不愿觸犯營建上層系統的蘋果和Google有關,但是孫濤勇則堅信小程序的基因始終在于線下場景,「掃碼依然是最自然的觸發方式。」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小程序其實不是取代公眾號,而是把HTML 5重新封裝起來,提供了一種接近Lite App的思路。」就像蘋果App Store里的應用數量從0到200萬用了足足十年,孫濤勇也認為小程序是一個細水慢流的事業,「你不用去搶什么紅利。」

早些時候,首款實現刷屏效果的小程序「匿名聊聊」被微信緊急封停,這讓很多人感到費解,畢竟有這么一款現象級的產品可以重燃用戶對于小程序的興趣,對于微信而言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孫濤勇倒是有自己的「經驗之談」,他和「匿名聊聊」的開發者魏志成有著私交,當天也看到數據奇跡般的上漲,但其實心里是忐忑的,隱約覺得不能堅持多久,「果然晚上就被封了,因為這不是微信想看到的。

「小程序的使命不是在傳播方面,這種數據會造成認知偏差,微信一定會用規則去解決,它希望的還是用戶本身的需求被激發了,才會想到去使用一款小程序,所以它的背后一定是不同行業的產品,比如訂票或者點餐這些,而不是把酷炫和娛樂當成賣點。」

目前,微盟在全國已經擁有超過1400家代理商,孫濤勇將之稱作是滲透到巨大經濟體的毛細血管里的微觀組織,是它們帶著微盟供應的「武器彈藥」幫助海量商家升級作戰裝備,提前立足于新的時代。

這也和中國的互聯網發展速度有關,盡管那些因為規模過大而轉型艱難的傳統企業對于新經濟、新零售等挑戰多有埋怨之處,但是那些包袱沒有那么沉重、帶有樸素致富愿望的中小企業卻呈現出了足夠亮眼的學習熱情和提升欲望。

「我們在哪個城市辦場會議,都是幾千人來報名,大家都是想要迫切的了解商業世界的變化,想方設法的去掌握新的技能。」微盟成立四年有余,已經攢有二百多萬的企業客戶,這讓孫濤勇看到了專注扎根企業服務的曙光。

他也并不認為微盟是一個平臺商——「每個創業者都做過平臺夢,但是真正去同時對接B端和C端的時候,市場競爭特別激烈」——更為貼切和主觀的定義,是做一個「企業服務的入口」,無論是自己開發還是開放合作,微盟希望能夠向企業提供一切「可以變得更加智慧」的技術資源。

這同時也是軟件銷售的邏輯,微盟的全系產品既不儲存商家的用戶資源,也不實施交易扣點,而是明碼標價的收取服務費,所有數據都支持自由導出。

△ 微盟的服務市場接入了大量的第三方應用

顯然,這和美團點評等同樣立志于服務實體商業的平臺產品,有著本質上的分別,并造就了迥異的訴求,有的商家希望能夠獲得增量客源的分配,可能就會更希望和平臺合作,有的商家不愿受制于人,就傾向于只是尋求技術上的解決方案。

根據發改委的統計,民營企業為中國創造了80%左右的就業和60%左右的GDP,在宏觀經濟壓力不輕的情況下,這個群體的福祉多寡,和整體社會密切相關如同微盟這種在毛細血管里加速血液流通效率的企業,則對冷暖甘苦更能感同身受。

孫濤勇則樂觀表示:「這是一個大的生態協同,如果各自都能共享自己的核心能力,去把各項資源的利用率達到最高,就是對中國經濟的最大助益。」

顯然,微盟希望造就一個「萬能的微信」——人們曾用「萬能的淘寶」來表達什么都能買到的驚訝——而在未來,打開微信可能同樣可以獲得一切服務,而支撐這幅藍圖的,就是騰訊及其背后的萬千服務商。

安徽快三走势